早先我因写作而感到罪恶
后来又因曾怀抱上述念头感到罪恶
人为什么要自我折腾呢?
JUST LIVING.

一点关于赤组和青组的想法

【只是说说自己的想法而已,并不存在谁对谁错的问题,再加上下文有很多个人理解,大家看看就好,别认真。】


怎么说呢,今天看到一位我很尊敬的太太这么说了一句:”赤组和青组的不同在于,一个想要【保护】,一个意图【制裁】。“这句话在某种程度上我是很认同的。

但是我对于此有着些许不同的想法。

室长曾对尊先生说:”作为朋友,我是想要救你。“我觉得这里的“救”字是可以理解成【保护】的,但是这只是作为朋友的立场,因为站在青王的立场上来讲,他没有必要也没有理由去保护赤王。scepter4从其根本上来讲是一个法律组织,贯彻着大义,实施着让多数人得到公平和安定的执法权。也就是说,scepter4并不只是保护一个特殊的人,而是要维护大多数人的利益。

而赤组就不一样,这一点从楠原和十束的死就可以看出来。楠原去世后青组并没有过多的行动,起码没有像十束去世后赤组那样一定要找到背后的主因,然后就地正法。赤组的立场是可以去奋不顾身的【保护】某个人的,即使因此其他的人会处于危险之中,但那也不要紧只要这个【保护】的行为最后达到目的了就行了。而青组更多是要考虑到很多的其他的因素,比如普通人的安危之类。

这么一想,楠原的死因完全就可以归到【保护】里去。这是否说明楠原其实在骨子里是个适合去赤组的人呢?这个我觉得说明了室长为什么要招揽楠原。因为楠原有着想要【保护】别人的想法,而且不像赤组的人一样热血过头。室长特别中意伏见大概也是这个理由,毕竟我觉得如果八田真的出了什么事,伏见肯定会奋不顾身的去保护八田。日高在楠原死后的冲动行为也说明了这一点。

室长就是想建立起这样一个团体,虽然站在工作的角度上贯彻大义,但是在内心里却还是有着这种保护别人的想法。至于室长这样做的原因,大概就是那句话:因为室长虽然可以按照正确的方式修剪花草,但是却不能像创造一个世界那样布置庭院,修剪维护。而且室长的身上没有将那份单纯化作正面的推力的能力,但是这是楠原身上所具备的东西,所以室长会说出会恐惧像楠原那样的人,类似的话。室长对于scepter4的期许也许就是这样的。

总之,如果细致一点来说,赤组和青组的不同之处在于,一个是用保护的方式制裁,一个意图用制裁的方式来保护。两者之间的区别就是一个偏向感性而一个偏向理性。打个比方,就是如果有一个人找了你的麻烦,你是带着一帮兄弟去揍他一顿,还是拿出证据直接上法庭诉讼。大概就是这样微妙的差别吧。


2015-8-12补充

回看當時的想法,大概保護和制裁本身就是一體兩面的。因保護而制裁了其他人,因制裁而保護了其他人。 人的初衷可能是一方面,但因此做出的決策所產生的一系列後果,可能被其他人的私心和利益所左右,即使是其創始者也無法改變其走向。

评论(3)
热度(6)

© 赤兆Akaikaz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