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击队与地下党
十年潜行生涯中仍旧籍籍无名

七月半

思念就像,抽屉深处的半盒降压药,永缺一人的麻将桌,再也不会以第二人称说出口的那声招呼。

【策瑜 | 二宣及预售链接】《七日缄默》&《人间至甜》

来晚了真的对不起!莫老师人very nice,作品非常有意思有想法,吹爆她!千年等一回!祝莫老师本子大卖!

莫忘酌:

本宣单独开放转载授权,欢迎转载。


STAFF:


作者:莫忘酌


《七日缄默》


外封外侧元素绘图:时间酒   @时间酒 

外封内侧人物绘图:掉掉   @0v0 

内封设计:嘉言   @挣扎在垂死边缘的嘉言...

她的讣告

新世界paro

一个中二过头的设定


    今天我要怀念一个人。

    她的中指上有个明亮鲜红的标记,像是用画笔自己画上去的。既像是一颗五角星,又像是一片落下的枫叶,或者是一只正阖上翅膀的蝶。

    她真的非常喜欢红色,就像是她在雨天里打的那把红雨伞,脖子上围着的那条红围巾一样。同我们周边的一切,黑色的制服外套与细领结,白色的衬衣,是那么不相衬。

    她是个沉默且格格不入的人,也可称之为特立独行之人。特立独行到,那...

左边是马库斯画的【人性 安适】马库斯心中的卡尔,右边是马库斯的惯有表情。


我真的觉得这两张很有既视感!


这种面无表情,深邃的五官,微皱的眉头,仿佛若有所思的神情!


从中可以看出马库斯真的受到卡尔很大影响了……最起码下意识的在模仿什么……

【文野/谕之助】精神洁癖

OOC天雷警告,OOC得我都不知道该怎么预警了。

放飞自我产物。


精神洁癖


谁也不知道织田正在生病。


织田扔下手中的步枪,这玩意很难用。太重,太长,每打一发就要拉枪栓。但战士是不能轻易抛下武器的,手中伤人的机械很容易弃置,心中对抗的惯性根除很难,会像风暴一样席卷身边所有人。

在被敌人围攻到退无可退的时候,织田马上就要死去了。他跌跌撞撞倒向河中,却也没能死的好看一些。最起码干净一点。

在空中滞留的那一瞬他想到了福泽谕吉。时间太短暂,落入水中之前织田只想到福泽的脸,来不及想到更多的事。

但他在水底拼命挣扎时,织田心中涌起一种难以言喻的快意。好极了,这种痛苦。只有这种折磨才...

【氷菓/安陆田大三角】Remember……remember what?

Remember……remember what? 
「一切都在历史年表的尽头成为古典。」 
 
▲ 
我走在安静的街道上。 
发现了吗?对于上大学后一直呆在东京的我来说,安静的街道是一个多么奢侈的词组啊。 
我现在正走在故乡神山市的街道上。要说我为什么会回到这里,就有点一言难尽了。简而言之,我最近想将手头的余钱好好打理一番。经过一系列坎坷波折,实验室的前辈给我介绍了这里的经济人。 
“我托了关系,好不容易才请动这位啊。是个挺厉害挺负责的人。”前辈是这样语重心长,拍着我的肩膀同我说的。 
前辈的年纪虽然比我小,但在实验室中表现出来的...

【生贺/初君生日快乐】还没想好起什么标题

总之先占一下日期……

生贺可能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手上积攒了一大堆文债,还有整个学期的功课没有预习,三个月后有考试,被家里人拉着去跟团旅游……恨不得表演一个原地上吊。

【底特律/RK1000】growing pain(一)

《底特律:我欲成人》马库斯×康纳

2068年,一个仿生人平权革命由rA9在三十年前的完成的世界,政府为了避免人口总数过量增长,破坏现有社会体制,将cberlife内的仿生人分批,每十年激活一次,使之成为寄宿家庭中的养子,统一进入高中,通过这种方式融入社会。

一个云玩家疯狂OOC的胡言乱语(泣)


    1

    马库斯最后一次检查了音轨,按下保存键,满意地看着进度条在最初的卡顿后行至末尾,电脑黑屏了。不仅如此,而是整层楼都突然黯淡,停电了。马库斯的眉头皱的更紧了,见鬼,那个视频周一要发布。...


【記梗】我幻想中的康纳酱似乎同你们不太一样

在大家都在想着,仿生人是不是有直肠这个生物组件,以便实现什么特殊功能的时候。我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这个(见下图)


考虑到康纳是警用型,我觉得真的很有可能(严肃)

以及我觉得大家都太小瞧从事高危职业仿生人的职业病程度了,明明这些可以有大把的梗,但是居然没有什么人写……

比如在超市里买菜,突然碰到劫匪持枪抢劫收银机,结果被康纳直接一袋子西红柿罐头砸过去当场休克。比如在某次震惊全底特律的仿生人迫害案发生之后,康纳结束工作后回到家,看着之前能够用钢板挡子弹,在危险边缘不断试探最后却福大命大活下来的马库斯,觉得自己有必要联合耶律哥、DPD和Cbyerlife推出一款自救格斗的插件。比如看到木质楼梯会小...

【文野/五日】降级点

《三月的狮子》将棋paro

零零碎碎想了许多设定,然而一下笔就不知所云。详细的考据苦手,希望有将棋大佬能够指教。

总而言之,太宰桑生日快乐啊!


     (屏幕显现出吵吵闹闹的雪花,沙沙地响起来,随后标题慢慢显现)

     “零距离 方寸胜负之外”


     将棋会馆牌子下方的花坛中的冬青灌木左右摇动着,雨声一样响着。风相当之大,画外音的人声被吹的有些失真,飘飘忽忽的:...

1 / 7

© Akai kaz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