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先我因写作而感到罪恶
后来又因曾怀抱上述念头感到罪恶
人为什么要自我折腾呢?
JUST LIVING.

Happy Birthday ! Munakata

*室长生日快乐

*临近死线还在摸鱼的我没救了

*假的科幻


列车缓慢的摆脱地球引力,朝着宇宙腹地深入。


宗像礼司笔挺的坐在坚硬的座位上,垂眼将视线集中在手中的书页上。邻座夫妇中的妻子投来好奇又忐忑的目光。纸质书现在很少有了,宗像没有费心去看是谁,专注的将脑海中的数字进行排列组合的推算,将结果用红蓝铅笔潦草的记在书页边缘。

清洁机器人沉默地匍匐滑行,硬毛刷磨过粗糙的地板,劣质干洗剂和空气清新剂的味道飘散在车厢中。

宗像微笑起来,扶了扶并未下滑的眼镜框。不仅因为算出了然于胸的结果,也有因闻到这熟悉气味时怀念的怅然。这是战争结束后一个星期,人们陆陆续续被转移到各个急需重建的星球...

【k/礼猿】神隐·圆月

其四 圆月

写的赶,可能会再修改。

前篇:其三


这里的日子平淡而清闲,平心而论,宗像其实还是很适应并且喜欢这里的。远离王权和斗争,卸下所有重任,就像个正常普通人一般,每天慢悠悠的享受田间清爽的空气。

宗像其实没想到自己被困在这个世界这么长时间,虽然草薙曾明确告诉过他,只要时机成熟,就会带他去可以离开这里的路。然而,传说中的时机迟迟未到,中秋却先行到来。

等到他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已经是草薙的居酒屋中挂满灯笼的时候了。

天涯何处都有异客在异乡徘徊,看到居酒屋中一位位单独前往、喝着闷酒的人们,宗像轻叹一声,悄悄上了二楼。


云疏月朗。

正在窗边泡茶的少年...

【k/礼猿】神隐·晚钟

其二 晚钟

看了这一章你们就知道我之前发那个片段的时候,为什么要叫胡言乱语了……

请坦率的留下意见吧www

前篇:其一


宗像曾经以为自己是很了解少年的,他的孤寂,他的挣扎,他的一切,所以他才会在那个夜晚说了那样的话。但是,眼前这位正在认真清扫屋前地面落叶的少年,他很认真、很耐心,一丝不苟。看着他宗像却有些恍惚,觉得自己是不是弄错了什么。自己记忆中的少年,并不像是会费心费力去做这种无意义小事的人。

不过这几天颠覆自己观念的事情太多,都有些理不清头绪了。

就比如说,那天他莫名其妙同伏见比试剑法之后,八田将他们带回了赤组的赌场以及居酒屋之后,一推开门就看到周防尊盘腿倚着隔墙...

【k/礼猿】神隐·列车道

有很多私设。

第一次发长篇,忐忑不安,求感想。


·其一 列车道

宗像略有些居高临下的望着八田,其实这个视角让他感觉很不舒服,纵然他是身负重大责任的王者,但是生命同石板这种东西相比还是同凡人一样卑微,摆出这种姿态不是太可笑了吗?

目的是激将八田去救伏见,这么来看就没有办法了。

“伏见会同我命运与共,最后的结果是战死沙场也说不定。”

他这样说着,满意的看到八田攥起了拳,转身离去。


他在街道上彳亍,思绪不知不觉飘到了那天晚上。

他并不是没有准备,不如说这样的情景已经不知道在头脑中预演过多少次。但是实际发生的时候,事态还是走向了无法预料的方向...

© 赤兆Akaikaz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