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先我因写作而感到罪恶
后来又因曾怀抱上述念头感到罪恶
人为什么要自我折腾呢?
JUST LIVING.

七月半

思念就像,抽屉深处的半盒降压药,永缺一人的麻将桌,再也不会以第二人称说出口的那声招呼。

评论

© 赤兆Akaikaz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