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先我因写作而感到罪恶
后来又因曾怀抱上述念头感到罪恶
人为什么要自我折腾呢?
JUST LIVING.

她的讣告

新世界paro

一个中二过头的设定


    今天我要怀念一个人。

    她的中指上有个明亮鲜红的标记,像是用画笔自己画上去的。既像是一颗五角星,又像是一片落下的枫叶,或者是一只正阖上翅膀的蝶。

    她真的非常喜欢红色,就像是她在雨天里打的那把红雨伞,脖子上围着的那条红围巾一样。同我们周边的一切,黑色的制服外套与细领结,白色的衬衣,是那么不相衬。

    她是个沉默且格格不入的人,也可称之为特立独行之人。特立独行到,那一天,在中央的区域里,因为 触 犯 国 家 意 志 而 被 枪 决。她仰躺在路的中央,脸上因失了血色而苍白,双手垂在身体两侧,像是安详地睡了。

    除了那双望着天空的眸子,似乎放射出了奇异的光芒。但并没有,当我望回去时,她们又如同所有的尸 体一般失了光彩、灰暗、了无生机。

    她胸前的伤口仍未凝固,在现场仿佛仍旧可以听到生命从那里流逝的声音。如果周围足够安静的话,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充满了人群地惊叫,口号地呼声以及暗中地啜泣。

    最后她被 政 府 人员清理走了,她们将她带上车时就好像扛起一大束凋谢的玫瑰。她将被带到哪里去?是被分成数份继续尽到公民的义务。还是被埋葬到某个谁也不知道的地方,任凭鲜草在其中疯长,踏青的孩子在上面野餐。或者,她将被火化,骨灰中细小的尘埃颗粒将会通过全十国的处理器弥漫在空气中,在阳光下打着旋起舞。

    她将永远与我们同在。


评论(2)
热度(1)

© 赤兆Akaikaz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