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先我因写作而感到罪恶
后来又因曾怀抱上述念头感到罪恶
人为什么要自我折腾呢?
JUST LIVING.

【文野/五日】降级点

《三月的狮子》将棋paro

零零碎碎想了许多设定,然而一下笔就不知所云。详细的考据苦手,希望有将棋大佬能够指教。

总而言之,太宰桑生日快乐啊!


     (屏幕显现出吵吵闹闹的雪花,沙沙地响起来,随后标题慢慢显现)

     “零距离 方寸胜负之外”

    

     将棋会馆牌子下方的花坛中的冬青灌木左右摇动着,雨声一样响着。风相当之大,画外音的人声被吹的有些失真,飘飘忽忽的:“现在是晚上20:00,我们在会馆的正门口,即使是这个时间仍然可以看到馆内的灯光。今天是没有对局的日子,大家都在干什么呢?”

    

     手持摄像机的镜头微微摇晃着,大门的自动门滑开,左侧蓝色的公共座椅的塑料有些细小开裂的痕迹。其后是琳琅满目陈列着各类将棋相关物及纪念品的简易柜台,墙壁上挂着名人手书的复制品,一眼就可以望见“平常心是道”,是福泽谕吉端重的字迹。在等电梯的时候,墙壁上张贴着近来赛事对局的海报。电梯门开了,内里的明黄色灯光照射过来。

     (插入介绍)

     镜头从榻榻米的纹路开始,沿着棋盘底端慢慢推摇上去,左侧伸手落子,和服灰蓝相间的条纹细密的从手腕处垂落下来。继续向上,显露出眉清目秀的脸和一头乱发。局面似乎进入了胶着,他伸手将自己的头发揉的越发蓬松,眼神偷偷瞥向摄像机镜头,嘴角勾起一个似乎是难为情的弧度。

     (画外音:太宰治八段,21岁,A级。视频中他正全力冲击棋王战的最终局,试图夺取自己的第一个头衔。)

    

     那是一篇满溢着赞美之词的报道,但是对于现在的太宰来说,稍微有点讽刺意义。这也是旁人所理解的。

     “太宰八段的排名战已经滑落至C2了吧。”

     “……所谓预备名人的……陨落……”

     或许大家都会觉得太宰是个怪人,位于C1的国木田独步也是这样认为的。森鸥外龙王的入室弟子,但是却在两年前突然加入福泽名人的研究会,并且自那以后他的对局就一直维持在一个不上不下的水平。看着好像要失去职业资格了,但是在面对些强敌的时候又意外的能够下出力挽狂澜的妙招,导致年末的成绩总结堪堪过线。

     终于迎来了这一天,国木田正坐着鞠躬时,看着对面砂色风衣,盘腿坐着,姿势怎么看怎么别扭的男子这样想着。终于同他在棋盘上见面了。

     “请多指教。”

     他究竟会下出怎样的棋路呢?


     “太宰对棋面掌控力是一般人难以想象的。”

     织田作之助六段在专访中这样说道。织田六段平日里深居简出,除了对局日,难以在会馆看到他的身影,《将棋现代》的编辑老师好不容易才从坂口安吾九段(看上去两人毫无关联)口中打听到他家的座机号码,才得以联系约谈了这迟来两年的专访。

     《将棋现代》(以下简称现):织田六段是在两年前升入四段成为职业棋士的。目前是六段,相当于是一年升一段,相当稳健的步伐呢。

     织田作之助(以下简称织):是的。在十二月,刚好是两年整左右。

     现:现在排名战怎样呢?

     织:目前在B2。

     现:织田六段是二十五岁吗?

     织:是的,成为职业棋士时是二十三岁。

     现:您在三段联赛期间并没有像大多人那样起起伏伏呢(笑),不如说很快的通过三段循环这个噩梦。

     织:嗯,最困难的时候是在获得初段之前。大部分人或许在三段处卡住,而我则是在初段之前反复。

     现:织田六段进入奖励会时是十九岁吧,之前一直都在业余赛中尝试取得资格。

     织:距离十九周岁还有几个月时间的时候擦着边通过了入会测试,然后接连而来的是二十一岁之前升上初段的年龄限制。一度以为自己大概不可能做到了,结果最后终于通过的时候和朋友一起通宵喝酒,结果第二天宿醉的相当厉害。

     现: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织:十九岁的话,同年龄段的选手们大多数都已经学习了十年左右……而我只有四年。接触将棋是我十五岁时候的事,在某家茶馆里遇到了夏目老师。

     现:织田六段是夏目漱石第三十二世名人的关门弟子呢。前面两位师兄是森欧外龙王和福泽谕吉名人,想必会很有压力吧。

     织:其实到现在我都不是很清楚老师为何要突然收我为徒呢。压力,还好吧,夏目老师自从推荐我进入奖励会之后,就很难见到他了。师兄们也各立门派,环境相对也比较轻松吧。

     ……

     织:我同太宰八段和坂口九段经常聚在一块喝酒下棋呢。太宰对棋面的掌控力是一般人难以想象的,而且在战术上也缜密的滴水不漏。虽说他最近的状态有点一言难尽,但是这更显现出他的自信与实力啊。我觉得即便是目前的状况,只要他认真起来,重新拿到龙王战的挑战权也不成问题。安吾先生研究棋路也是相当拼命。而我能够凭倚的只有计算罢了,真的非常、非常希望能够推算的更加远一些啊。

     织田六段在说出这番话时,茶色的眼中透出坚定的神色,笃定平淡的语调似乎在陈述他已经看到的未来。(《将棋现代》12月26日刊)


     “国木田君,我升级了哦!来年也会在C1的战场上再次见到你哦!”

     “闭嘴。你这个原A级,难道一点羞耻心都没有吗?”似乎因为没能升组而十分郁卒的国木田。

     “比起段位和级别,我更加想同有趣的人对弈呢。头衔战的大家都太紧绷了,真是无趣啊。”比赛中似乎怎么也不能与织田作排到一组。

    

    我们一起升入A组吧,国木田君。

    (随着最后一句台词的话音落下,镜头被合上。)

评论
热度(1)

© 赤兆Akaikaz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