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先我因写作而感到罪恶
后来又因曾怀抱上述念头感到罪恶
人为什么要自我折腾呢?
JUST LIVING.

【文野/社织/三日】不想睁开眼

cp:福泽谕吉×织田作之助  

平衡感三十题 来自AlSiP     然而并没有按照顺序来写


thirty,不会道别


    织田作之助和福泽谕吉沉默的走在街道上。

    凹凸不平的地面上时常会有积水,踩上去的时候会发出触碰到伤口上脓包后的声音,炮火留下的痕迹。用电限制,路上几乎什么也看不清,目光所及之处所有的事物都混同在一处,只有阴影深浅的轮廓。织田和福泽心照不宣的隔着一步到三步左右的距离,考虑到身高差距,福泽的速度几乎像是在散步一样,织田则是一语不发地快步走着。路上没有人,只有夜色的冷清,而他们都清楚,背地里从来不缺乏幽暗的目光。

    福泽相当希望此时能够碰到什么意外事件,不论是打劫的还是碰瓷的,这样他就能名正言顺再多耗上一时半刻。啊,要是现在路上出现一个人,随便是谁,他都会当场朝那人行鞠躬礼的。

    而织田则抱有另一种心思,希望平日里那些小偷小摸的家伙们安分一点,不要打扰宁静的气氛。

    

    

    织田走上偏僻的小路,来到一处高地。

    他指着远处如同恒星一般,几乎刺眼的一点:“那是塔。对吗?”

    福泽谕吉点头。

    织田着迷的看着那边,很漂亮,他说:“据说那里全天都是亮的。”

    福泽想了想,还是说:“那只不过是个人造建筑罢了。比起塔,我更喜欢这里。”

    织田望着福泽,脸上露出宽容孩子说傻话的神情。福泽心底里叹口气,他想,自己肯定是疯了。他原先可不这样认为,但短短十几天的经历却像是将他重塑了一般,让整个世界颠倒过来。这里的空气中甚至有污水未处理好的异味,但福泽甚至开始留恋,留恋风、日出日落、草地。为了享受这些,呼吸甚至变为一种恩赐。这里是他的故乡,他从前有多么想从这里逃离,而现在就多么渴望回家。

    在遇到织田之后,或者意识到从后没有希望在塔见到织田后。福泽强烈的感觉到,塔的章规制度、塔无机质的装修风格、塔鸽子笼似的房间、塔的饮食配给,总之塔的所有都难以忍受了起来。他迫切的希望呼吸塔外新鲜的空气,即使这空气带着一股变质的异味。

    福泽小心的触碰到织田的手,入手是冰冷的。这很正常,金属都是冰冷的,织田配合的回握,一瞬间福泽胸口漫溢着温暖。

    织田做出疑惑的神情,这是福泽猜测的,因为织田的面部实在难以识别。所以这只是一种感觉,一种空气中微小的变化。

    

    远方传来宵禁的尖锐哨声。福泽喃喃的说:“她病了,我们要找到治疗的方法。”

    织田盯着自己的手腕:“我的关节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我们会找到治疗的方法的。”福泽说,望着塔的方向,“仅仅救助心脏部分是不够的。我们需要剖开她躯体上的伤疤、流干脓血、涂抹上伤药、使之从新愈合。”

    “这种润滑油估计太好使了。他们太灵活了,灵活的像是从我大脑中消失了一般。”织田突然做出一个拥抱的姿势。

    福泽抱起织田,将之高高举起,原地旋转了几圈。织田的衣服下摆向外舒展、飘散,划出好看的弧线。

    自由的鸟儿啊,飞翔吧。福泽在心底轻声说。


    织田躺在草地上,他心情很好,他摸摸口袋中那颗透明的星星。玻璃做的,冻在冰块里,他喝完整杯饮料才发现。

    他毫无睡意,没有什么能阻挡他,就算让他现在立刻去码头搬运一整天的货物他也会很开心。但还是有什么能阻挡他的,他默默合上眼,佯装打一个哈欠。

    他感觉到地面旁边传来扑簌的摩擦声,一道气息在他上方盘旋,却始终未实质性的落下。

    

    就像一股温暖的风罕见的到达了长久沉默的陆地,而现在风向变了。


未终

评论
热度(3)

© 赤兆Akaikaz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