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先我因写作而感到罪恶
后来又因曾怀抱上述念头感到罪恶
人为什么要自我折腾呢?
JUST LIVING.

【文野/社织/一日】我们仍未知那天太宰看到了什么

cp:福泽吉×织田作之助  

谕之助作为cp名太过于可爱了,因为“之助”在日语里不是有一种继承的意味吗?放在这里就显得意味深长

平衡感三十题 来自AlSiP


zero 只要你恰好也在,就可以了


 “是遗憾?还是未完成的心愿?”

 “不记得。”


     在二月三十日,太宰治在公交站的座位上遇到了十四岁的织田作之助。对方看起来就像偷穿了父亲衣服然后离家出走的初中生,跟在太宰身后,走路时因为鞋子几度像要摔倒。

     太宰叹口气,作势准备蹲下来,被织田后退几步躲过去。

     织田拉了拉太宰砂色风衣的袖子,示意他们走到一旁的巷子中去。

     在小巷中,织田自己动手将条纹衬衫的袖子一层一层地挽起来,太宰则帮忙将西裤的裤腿塞进那双黑色行军靴的鞋帮中,再尽可能的将鞋带系紧。这下还是有点松松垮垮的,但织田好歹不像个移动的衣服架子了。

     “好啦!”太宰伸手揉揉织田的头,“我们走吧。”

     织田绷紧了身体,然后他说:“别人都看不到我。”

     太宰突然意识到什么,问到:“你知道你是谁吗?”

     织田摇头。

     “知道我们现在在哪吗?”“喜欢吃的东西?”“幸介、真嗣、优?记得吗?”

     在太宰提出许许多多的问题之后,织田抬起头说:“我只记得我十四岁。”


     这下可头痛了。


     出于微妙的心理,太宰带着织田回了自己家中。便利店里临时买的便当在微波炉里转着圈,墙壁上的液晶电视机放着今天的新闻。太宰看着面前的蟹肉罐头犯难。“怎么了?”专心看着电视的织田突然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

     “大事不妙。”太宰皱起眉头,像看着世纪难题一样看着罐头,“这是何等悲哀之事啊。只因缺少了最关键的钥匙,我竟与这世间唯一心爱之物擦肩而过。”

     织田走到桌前,“忘记开罐器在哪了。欸嘿嘿。”太宰挠了挠头,语气微妙。

     织田拿过罐头,对着光研究了几秒钟。“这个房间隔音好吗?”织田问。在得到了肯定的回答之后,将罐头侧放到桌上,从怀里抽出枪,砰得对着罐头开了一枪。射击角度选得很巧妙,罐头的铝壳露出缺角,铝片翘起来往外翻着,像是一块溃烂的皮肤。织田将枪的保险关上,重新放回枪套中。蹲下来,从地上捡起罐头,从口袋里摸出根铁丝,沿着缺角将罐头撬开。

     “好了。”织田说。将开好的罐头放到桌上。他看着太宰的神情,又有点犹豫的开口:“嗯,你也可以把他们装到白瓷盘里,就像高档餐厅那样。”


     第二天,太宰带着织田前往武侦社。在路上,织田突然开口:“你为什么要帮我?”

     太宰沉默不语。

     你长大之后也会帮我?帮助别人是正确的?蟹肉罐头很好吃?

     如果跨过人与人心灵之间的沟壑也像开罐头那样容易的话。所有的回答都不过是伪善。


     太宰打开门,那个银发的男人望着窗外。

     织田的眼中突然闪现出一种光芒,就像在沙漠中跋涉的旅人看到远处的绿洲,那样的震惊、喜悦与绝望。他穿着不合身的衣服,站在走廊上,一动也不动,看着武侦社的社长慢慢转身,走回到社长室中,消失在一块木板后,大滴的泪珠从他的眼里扑簌簌的淌下来。


     那么,出什么样的价才算够高呢?

     带我走。


     太宰沉默的看着自称十四岁的织田作在走廊上渐渐消失。

     他的眼神明亮而炙热的望向那扇门。早春的横滨还未回暖,冰冷的空气穿过走廊冲出窗户。他与那扇门之间隔着几十米,中间隔着太宰、国木田、敦、镜花、与谢野、乱步、宫泽、谷崎,他们都径直做着自己的工作横亘在这个距离之中。而那扇门后,福泽谕吉也不知道,有个少年正隔空看着他。

     

     只要你在这里,就已经足够好了。



注:有借鉴。有很多借鉴。

完成心愿梗,来源于《我们仍未知道那天花的名字》

隔空对望,借鉴了全职某篇同人中的景象。

“带我走”太OOC了,自我吐槽一下。但还是很希望这一幕成真QAQ

评论(1)
热度(8)

© 赤兆Akaikaz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