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先我因写作而感到罪恶
后来又因曾怀抱上述念头感到罪恶
人为什么要自我折腾呢?
JUST LIVING.

mind

立个flag,我今年一定要把这个坑填上。


01

草薙第一次遇到伏见是在某个晚上。

暮色下,倦极了的行人们匆匆赶路,回到一个属于或者接纳自己的居所中去。

而那个少年同某位女性坐在餐厅靠窗的位置上约会,起码在草薙的感觉中是这样。餐桌上的气氛说不上很热烈,甚至可以算的上冷清。他们都不说话,只是默默的品尝自己面前的食物。

但是草薙却可以看出这种克制下暗含的情感,在那位女士想要餐巾纸时,少年便体贴且毫不迟疑的递了过去。那位女士在少年的每道菜上来之时,问也不问一句的毫不客气的将盘子中本就不多,作为点缀的——在草薙看来真有些可怜的——多半是西兰花或者是番茄劫到自己碗中。

当晚餐终于结束,他们快要告别之时。少年便伸出手,那位女士迟疑了片刻便握了上去。

少年可能笑了一下,也可能没有,在餐厅另一头被花束遮挡的视线有些不明了。那位女士说:“注意身体。下个月我要出差,可能没有时间。等我回来再说吧。”

少年也便心照不宣的拉开门,目送她昂首阔步潇洒的走向餐厅前停着的跑车,拉开副驾驶座跨进去。

评论
热度(5)

© 赤兆Akaikaz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