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先我因写作而感到罪恶
后来又因曾怀抱上述念头感到罪恶
人为什么要自我折腾呢?
JUST LIVING.

段子

伏见猿比古,在圈子内部悄悄流传的人名。

他从不留恋长期且安稳的工作,他迅速的来,通常跨越行业之间的千山万水,将自己想要学到的东西学到,迅速的走。大步流星的,毫无迷茫的,往前。就像是在沉闷僵缓的体制中卷起的一道旋风,转身时衣摆的弧线下如同蕴藏着暴风雨。

不安分子,漂浮的理想主义,下层员工们议论纷纷,真可悲,连个朋友都没有。天分高到无法驾驭的程度,少有的才华,高层上司对于人才的流失扼腕叹息。无视规则任着本心推动自己前行的人,打过照面的同僚用钦佩的口吻描述。

但是,这样的人,只要愿意便可随意空降至部门经理职位的人。竟然加入了名不见经传的工作室,成为了看门打杂的职员,实在是令人感慨万千。究竟是厌倦了紧张的职场,还是已经被生活的高压磨平了雄心壮志,实在是一件未知的迷。

而如果要探寻那沉在水下的谜题,一切的一切都要从工作室的负责人——“宗像礼司”说起。

评论(6)
热度(16)

© 赤兆Akaikaz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