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先我因写作而感到罪恶
后来又因曾怀抱上述念头感到罪恶
人为什么要自我折腾呢?
JUST LIVING.

【k/礼猿】神隐·圆月

其四 圆月

写的赶,可能会再修改。

前篇:其三


这里的日子平淡而清闲,平心而论,宗像其实还是很适应并且喜欢这里的。远离王权和斗争,卸下所有重任,就像个正常普通人一般,每天慢悠悠的享受田间清爽的空气。

宗像其实没想到自己被困在这个世界这么长时间,虽然草薙曾明确告诉过他,只要时机成熟,就会带他去可以离开这里的路。然而,传说中的时机迟迟未到,中秋却先行到来。

等到他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已经是草薙的居酒屋中挂满灯笼的时候了。

天涯何处都有异客在异乡徘徊,看到居酒屋中一位位单独前往、喝着闷酒的人们,宗像轻叹一声,悄悄上了二楼。

 

云疏月朗。

正在窗边泡茶的少年笼罩在这光影当中,原本有些冷峻的声音也变的柔和了。

“伏见君。”宗像有些吃惊的看着他动作熟练的点茶。

伏见的动作明显的顿住了,面色复杂的看着面前的茶杯,但他最终还是把茶杯推向宗像的方向:“……室长。已经有很久没有人这样称呼我了。”

“哦呀。真是荣幸至极。”他认真端详着茶杯上鸢尾花的装饰图案,“说起来,伏见君今天的和服很适合你。”

“是吗……”伏见垂下眼,左手摩挲着翎织上的花纹,“这件是之前您亲自帮我挑选的。我现在还记得当时您替我系上腰带的时候,我都快喘不过气来了。”

“可惜我看不到那样的情景呢。”轻轻啜了口茶,恰到好处的温度。

“没想到还会有再同室长在一起喝茶赏月的时候。”

“是吗?”宗像颇感兴趣的问到,“这边世界的我是怎样的呢?”伏见的眼中闪烁过无数个答案,但是最后他只说了一句就咬紧牙关不愿再开口。“室长他,是每个人的梦想。”

他躺倒在桌侧。桌上的茶已经凉透了,借着月光反映到少年的身上,泛着粼粼的波光。

 

脑海中浮现出之前同草薙那边获得的只言片语。

市,那孩子很早就跟随青王了……我也弄不清那个你当时在想什么,总之青组那一战之后虽然赢了,但是全军覆没,除了那孩子。

然后?然后,市一直在找那个你。最后跟八田在赌场打起来了。

也不算是尊收留了那孩子……毕竟他听说你去世的消息之后相当消沉。尊只不过是当时把你之前交代的话转述了一下罢了。

“那家伙知道你一定会找到这里的。”大概是这种语气。

末了,草薙说:“那孩子,真的跟你一模一样,在某些方面。”

 

“记得不要回头。”

“可是。”

“没什么好可是的。”伏见推开宗像,“现在这样的生活没有什么不好的。我们都是离开对方也可以好好的活下去的人,并且你不属于这里,你也不是他。”

“走吧,可别让那边的我等急了。”

 

脚踏入原来世界的时候,反而有些不习惯于水泥地面的硬度了。环顾四周,似乎已经距离之前的时间过去很久了。不知道现在这个时间点还有没有回到屯所的出租车呢。

 

伏见接到淡岛电话的时候,已经是半夜11点钟左右了。他几乎不记得他是如何找了个借口,不顾之前几乎就同首相谈好的生意,从晚宴的餐桌上扭头就走。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一路跑到屯所的了,直到大门口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可以打车,那样显然速度更快一些。但是他无法让自己陷入被动的境地,也许只有用身体亲自确认,才能够制止已然快要迸裂出胸膛的心。

此刻,他伏见反而开始犹豫了。自己究竟有没有理解对副长想要传达的意思啊。

 

悄悄的将门推开一条细缝,望着底下的影子。

那人的身影猛然出现在面前。喉咙仿佛被什么堵住了。

“你回来了。”

宗像把伏见圈到怀里,“辛苦你了,对不起,我回来晚了。”

伏见试图挣扎未果之后,将脸侧到宗像肩膀了另一边。哦呀,生气了呢。

没关系,还有一生的时间可以慢慢解释。

-The End-


第一次写完不是一发完的东西,太感动了。

恩,某种程度上,这篇代表了我心目中,礼猿的理想状态。

希望大家看的愉快,比心w

评论
热度(10)

© 赤兆Akaikaz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