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先我因写作而感到罪恶
后来又因曾怀抱上述念头感到罪恶
人为什么要自我折腾呢?
JUST LIVING.

佩剑者之职责

佩剑者之职责

01

每个人都应该拥有属于自己美好的未来。我一直这样坚信着。虽然听上去有些可笑,是非常天真的想法。但是,我真的是这样想的,最初加入scepter 4的时候,也是抱着守护大家未来的想法。

的确,对于未来的希望可能在下一秒就会被淹没在现实的海洋中窒息死亡,但是深知这些但仍却位置努力拼搏的人,及绝望但仍能微笑的人,不是非常的不可思议吗?室长他,交给我们象征着秩序的剑,告诉我们大义无霾,不正是说明所有的努力都不会被白费吗?

但是,但是,楠原那家伙,那么拼命努力,为什么没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啊。“英雄”这个冷冰冰的词汇,难道就可以单纯的概括那个活生生的人吗?

我——日高晓绝对不认同!

所以,面对着五岛的话筒,我抱着上面的心情,大声的说:“那家伙,不是英雄。”

或许是我的声音太大,从天空上被震落下来细小的灰尘。

听到我的话之后,五岛好像露出了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也是啦,非常日高式的发言。”

“有什么问题吗?”

“本月的月报,一人只有一句评价的话,内容根本就不成文。”他举起A4纸向我展示上面“楠原刚殉职一周年祭 第四分室月报”的字样。

已经一年了吗……

“毕竟认识楠原君的人也不多嘛。这个话题又太沉重。难道要我去找善条先生吗……”

那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个——”

“请问,楠原刚君是这一位吗?”

这时女性突然插进话来,田中依子,今天因为被卷入一起异能者事件,被我带回本部做笔录,顺便进行伤口处理。她正从一旁医务室床的隔布那伸过手来,手中的终端屏幕上,显示着像是毕业照一样的照片,由于被放大的缘故稍微有些看不清。

我跟五岛向前探过身。

虽然没有见过阿刚小时候的样子,不过一看到就可以确定,照片上的这个笑的一脸灿烂的孩子,散发着同他一模一样的气质,给人一种“就是他”的感觉。

“田中小姐,这是小学的毕业照?”五岛问到。

“对哦。”

“一般人的终端里,会存放这么古老的东西吗?”

“不是啦。”田中小姐笑了,“其实是我在看到那一位之后,找朋友要过来的。”

“那一位是指?”

她的手指在屏幕上滑了几下,指着其中一人说,这是我。见到我们确认过后,又划动几下,指着其中双手拉扯着黄色帽子,露出与年龄不符的阴沉感的一人。

“伏见先生?不会吧!”五岛率先反应过来。

欸——伏见先生?!

我不禁吃了一惊,没想到,不对,应该说,会看到伏见先生幼时照片这种事根本不在预料之中。

她点了下头,看着照片的眼中流露出一丝可称之为“怀念”的意味。

“我和楠原同学、伏见同学在小学时是同班同学。”

真是重磅炸弹。

“好……决定了。这一次的月报主题,就采用田中小姐的回忆吧。”五岛将话筒伸向田中小姐,总觉得他的动作中带着松了一口气的愉悦。

但是,比起月报,我更加在意的是。

“阿刚和伏见先生是同班同学?”一想到上次同伏见先生的争论,心里就感觉疙疙瘩瘩的。为什么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件事?这么一想,上次伏见先生的反应确实很奇怪。

究竟是……

我开始拼尽全力的,去倾听田中小姐讲述的故事。

02

“非常抱歉,擅自插话进来。我是田中依子,大学二年级在读。今天到商场中购置社团必需物品时,意外的被卷入了权外者所制造的混乱当中。”

“先是‘轰’的一声从远处传来,然后是有人受伤惊叫的声音……抱歉这个部分在笔录的时候说过了。简而言之,在危急时刻scepter 4的队员们突入进来,之前被权外者占据的商场广播室被顺利夺回控制权,广播中开始播放安定局面的通知。”

“抱歉,话题有些偏了。我会尽快解释清楚缘由的。”

看着医务室病床对面严肃望着我的两名scepter4特务组的成员,居然认真的开始记起笔记了,五岛先生……怎么办,突然开始紧张起来了。我继续阐述到:

“总之,伏见同学及时投掷出的匕首救了我一命,所以现在才能够安然的坐在这里,只是脚踝处受伤。当时我非常的惊讶,原来的同班同学居然进入了这样了不起的机构。所以,马上找同学要到了小学时的照片,想要同伏见同学本人确认。”

“没想到……楠原同学也……”心情无比沉重。

“两位应该是想听楠原同学当年的事吧。”

“楠原同学的话,在行为上不是总是显得有些不合拍吗?”

特务组的日高先生用力点了点头。

“当时因为这个原因,在班级中闹了很多小矛盾。比如全班一起的竖笛合奏,中间总是抢拍发出不和谐的声音之类,运动会上的仪仗队,总是不能跟上队列的节奏之类。

“最后,班长——叫什么来着——好像是坂东还是坂本什么的。在全班面前相当激烈的职责楠原,说他是在故意捣乱,破坏班级的成果,没有团队意识之类。那之后,楠原在班上就处于一种比较尴尬的位置了。即使是之前要好的朋友,迫于班级的压力,也只敢在放学后才跟楠原接触。”

“大概是在四年级的时候,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很不好意思的是,我当时对于这整件事并没有做什么。因为班长他也很不容易,自己辛苦组织的活动出现问题,一定也很困扰吧。”

“不过,楠原同学本身并没有在意,也并没有发展为严重的欺凌事件,所以……”

“原来还发生过这种事啊。”特务组的五岛先生借了一句。

说实在话,我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医务室中的气氛,陷入了冰点。

“楠原同学属于那种对于什么事情都毫无芥蒂的人,即使是出现了这样的情况,大家因为有什么要紧事来找他的时候,他也会微笑着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同大家相处。”

“后来因为帮助了陷入困境的班长,和大家的关系也得到了恢复。”

“是怎样的事呢。”五岛先生问到。

“班长踢球的时候,将学校的广播音响给弄坏了。班长的家教很严,心气也很高,当时确实陷入不知所措的困境了。后来楠原同学找到了伏见同学,拜托他帮忙修好音响。”

“伏见同学在班里完全没有朋友,平时也是一个人独来独往。楠原居然直接去找他了,而伏见同学居然会听楠原说话,真实不可思议。”

“那后来呢?”日高先生问到。哦,原来这么迫切吗,日高先生。

“音响修好了,困境也顺利解决了。”我回答道。

“确实。上一次也修好了暖桌。”五岛先生赞同到,“不过楠原君比伏见先生大两岁吧,为什么会在同一个班级呢?”

五岛先生真是直率的人呢。

“楠原同学好像是原本就比大家晚入学一年,再加上是在中途插班的原因,好像又重新读了一次三年级。”

“田中小姐,这件事,有多少人知道,你是如何得知的呢?”日高先生问。

“这个……应该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吧。因为当时时间也比较晚。我是因为回校拿忘带的作业本才撞见这件事的。”

“当时楠原同学双手撑在伏见同学的课桌上,好像是说着类似于请求的话。伏见同学并不是很乐意,但是最后还是帮忙了。还对班长说‘原本的朋友一个都没有来帮忙呢,所谓的友谊,也只不过是这种程度而已’。”

“真过分呢。”日高先生自言自语一般的说。

“伏见同学对于所谓友谊、羁绊之类的事情说话一直都很不留情面。”我有些叹息,“不过楠原同学当场对伏见同学说,‘是存在的,伏见同学将来一定会遇到真正的朋友,会找的到为之献出生命都在所不惜的人,请一定要这样相信!’”

“为之献出生命也在所不惜……吗。”看上去日高先生若有所思呢,如果我的话能够有所帮助的话,就太好了。“那,伏见先生是如何回答的呢?”

“因为音响修好了就回家了,好像并没有说什么。”我如是回答。

不过,好像已经找到了呢,真正的游戏和献出生命的人。一想到这,我不禁露出了微笑。

太好了。

03

“我眼中的楠原刚?啊?问我吗?”伏见面对话题说,“为什么要问我这种问题,我可是在楠原殉职之后才被调入特务组的。”

言下之意是不了解吗。

“可是,伏见先生跟楠原君不是曾经是同学……”啊,伏见先生用凶狠的眼神剐向了五岛。

“有那么一回事吗?”伏见手上敲击键盘的动作慢了下来。

楠原他——

 

1年前

楠原缓缓调整自己的呼吸,一遍又一遍的进行着剑道练习。总感觉黑暗中会飞出什么东西,或者有一双眼睛正在注视着这一切。

身体一瞬间自己有了反应,往后撤了一大步,竹剑尖对准道场门外的人。

“原来是这种能力啊。名不虚传。”那个人用倦怠的语调,说着表达惊叹的台词。

“欸。”楠原说,“伏见同学?”

“……”伏见说,“我们在哪里见过吗?”

原来完全没有在意,楠原一时觉得有些挫败。

“接好了。”伏见从手上提着的塑料袋中摸出一个罐子,随意往后一抛。

楠原将竹剑夹在左腋下,右手接住了罐子,“牛乳?”

“抹茶味的。弄错了很困扰,所以送给你了。”伏见坐在道场门外,从袋子中拿起一瓶矿泉水。

“啊,室长很喜欢的那款。”楠原索性坐在旁边,拉开了拉环,“名不虚传是什么意思?”

“你不知道吗?”伏见说,“室长招揽你的理由。”

是什么来着?“因为我有守护的意志和天赋?”

伏见不说话了。

“不是这样的吗?”

伏见把手中的塑料瓶捏的啤噗啤噗响。

“不是。”伏见说,“室长又不是什么英雄。”

“难道不是吗?以剑制剑,用自己的力量将世界中的混乱恢复成原本的样子。”

“也算是一种理解。”伏见说,瓶中的水反映着月亮的光芒,“那个人的野心,可不止如此。用手中的棋子,达成一个完全如他所愿的世界。至于结果是否合你心意,我就不知道了。”

“至少,在前代青组的眼中,室长以及他所执的大义,都是反派BOSS的存在。”

楠原握紧了拳。

“我相信室长是不会错的。”

“危险的想法。”

“贯彻大义,是我等佩剑者的骄傲,献出生命也毫不可惜。”

“你连室长招揽你的理由都不明白,却在这里妄谈佩剑者的职责吗。”

 

“对不起。”楠原说,“想必伏见君是知道那个理由的,能告诉我吗?”

一时语塞。

“你是下一任的‘鬼’”伏见说,“你的天赋以及异于常人反应力,是用来,在室长坠剑之前将之斩杀。室长主要就是出于这个目的才招揽的你。”

“怎样——你有这个觉悟吗?”

伏见说完之后,就静静的看着楠原。

“我不会辜负室长的期待。”楠原微笑着说,“我会尽我所能守好室长背后的位置。至于伏见君你的担心,我觉得那是我个人的问题,多谢你的提醒。失礼了。”

楠原转身离开了道场。

在那之后的几天内,伏见被调入特务组情报班,任班长。

 

“求仁得仁。”伏见对着话筒说。

“什么意思?”五岛询问道。

“他就是那样的人。”伏见将视线转回屏幕上的工作,“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了吧。”

没错,因为忠于职守,所以没办法忠于职守。我不是这样的人,也没办法成为那样的人。我只能竭尽全力,帮助他达到,他想要达成的结果而已。

 

至于,伏见告诉室长自己牺牲也在所不辞的觉悟。那就是后话了。

评论
热度(18)

© 赤兆Akaikaz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