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先我因写作而感到罪恶
后来又因曾怀抱上述念头感到罪恶
人为什么要自我折腾呢?
JUST LIVING.

出猿段子

01

当伏见合上书的时候,床头的电子荧光灯上的时间正好显现在零点。

他将书倒扣在桌上,伸手揉了揉太阳穴。

他说:“早上好。”

然后草薙拥住了他,头轻靠在伏见僵硬的肩头。

他张了张口,但什么都没能说出来,温热的气体呼在草薙耳边。

他感到肩膀处微微的颤动,他闷闷的说:“你笑什么?”


“只是觉得你有点累了。”


02

即使隔着厚厚的一层毛毯,他也还是能够感到大理石地板冰冷的寒气。

这里完全不同于那个温暖的酒吧,他将额头靠在地上,不过冷静有助于思考,尤其在他感觉自己激动的全身血液都要烧起来的时候。

评论
热度(16)

© 赤兆Akaikaz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