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是“赤兆akaikazu”的那家伙。

你的血一度冷了,该再次沸腾。

生の方

「以剑制剑,我等大义毫无阴霾。」

耳畔响起那时的话语,尾音破碎的消失在空气中。

无论是通向另一个不可思议世界白银的飞船坠毁时,还是那个如同盛大烟火的祭典也好,亦或是像樱花一样选择天命的路什么的。

这个世界果然不存在英雄。

但是,已经可以吃下蔬菜了。

少年仰起头,灰蓝色的瞳孔清澈见底。

左胸处的心跳,趋于石板的震动。

评论
热度(7)

© 兼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