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先我因写作而感到罪恶
后来又因曾怀抱上述念头感到罪恶
人为什么要自我折腾呢?
JUST LIVING.

MIND(1)

01

草薙再次看到伏见是在一个雨天,少年突然出现在离homra不远的偏僻小巷中。

草薙紧张地屏住呼吸,扔掉手上的伞,顺手就将少年拉进怀里。想必在草薙发现他之前他就站在那儿了,灰色的帽衫紧紧地贴在他的身上,雨水从衣领和各个地方渗灌进去,甚至连最里层的白色衬衫都开始滴水。草薙发觉他比几个月前更为消瘦了,透过满是水痕的眼镜片可以模糊的辨认眼睛下方深青色印迹,诚实的显现出少年糟糕的睡眠品质。

伏见整个人陷在暗淡的阴影中,就如同一团即将消失的虚渺深色烟雾,他挣扎出草薙的怀抱,脚步不稳的想要离开。却被草薙不由分说的拽住,伏见缓慢的眨眼,视线慢慢集中在草薙身上。

“草薙…先生?”手腕处有着太过炽热的温度,烧的大脑有些不能思考。

“在下雨吗?”伏见几乎是以气声问出这句话的,但在经过几秒种的死寂后他扯着嗓子喊出了这个问句。

“在下雨吗!”

草薙松开拽着的手腕,转而安慰地握住伏见的手,“在下雨啊,伏见君。”

所以,回家吧,伏见君。

而伏见仿佛也被这话语抚慰一般,脱力一般跌进了虚无之中。

在草薙接住少年时,听见了他口中所漏出的呢喃,拖长的尾句透出些许的脆弱。

MI..SAKI..


【未完

   人称什么的完全不能驾驭。漏洞百出的私设。

评论(4)
热度(12)

© 赤兆Akaikaz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