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是“赤兆akaikazu”的那家伙。

你的血一度冷了,该再次沸腾。

深夜中对于社织cp的胡言乱语

我想自己会喜欢社织,只是因为原作中的两段话而已。

福泽对织田作的评价:

“大部分厉害的杀手都把人类当成虫子,他们看人的眼神轻蔑而冰冷,没有丝毫慈悲心。然而这个少年的眼神不同。他的眼睛甚至连冰冷都没有,根本就不存在温度,一片虚无。别说慈悲和温柔了,连憎恨诅咒杀人快感都没有。只有放弃了希望与绝望,从人生中所有的感情走下来的人类才有这样的表情。”

织田作从前的信条:

“这个世界不存在赦免,有的只是报复,对背叛者的报复。”

以及他再次遇见福泽后说的:

“我一直是独自完成杀手的工作。既不想要同伴也不想要上司。但是像你这么厉害的武术高手,也会有不惜违背原则想拯救的人——你的部下真的很幸福。我有一点,羡慕。”


我想请问,究竟是怎样的人生经历,才会让一个只有十五岁的少年产生“这个世界只有报复”的观念。他之前究竟怎样孤身一人生活下来的?他眼中的世界究竟有多么肮脏?
福泽说,他放弃了所有的感情。社长的想法非常残酷,我宁愿相信织田作是一直都没有感受过正常人的情感。

但只是经过一次会面而已,福泽就用自己高超的武技折服了织田作,称呼已经转换成了——“这么厉害的武术高手”,还让织田作展露出了一系列情感。

或许采用某种滤镜,织田的独白应该这样理解:
“我一直是独自完成杀手的工作。既不想要同伴也不想要上司。”之前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样的人。
“但是像你这么厉害的武术高手,也会有不惜违背原则想拯救的人——你的部下真的很幸福。”我也渴望被人拯救,我也希望得到幸福。
“我有一点,羡慕。”
你们感受到羡慕这个词背后暗流汹涌的情绪了吗。一个可能从未正视过自己感受的人,突然对你说:我觉得……这难道不是一种克制至极的示弱与求助吗?

可以看到福泽对织田作人生的那种深远影响。在卷二中的织田作已经可以完美的融入人群中,并且充当万事屋和和事佬的工作了。这在卷三中是无法想象的。

或许多数人会觉得夏目漱石先生对织田作也有影响啊。但是一个只相信报复的人为什么会对读书感兴趣(并且还对书中的人物进行了移情),并且一个没有感情的人为何会对两本书表现出溢于言表的喜爱。福泽对撬开织田作的心房肯定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

从卷二中,你可以看到织田作身上鲜明的特点,异于常人的脑回路,实诚,以及能够自己做的事情就不愿意麻烦他人。
在被首领召唤的时候,织田作以为自己要被首领处理了,但他的思路马上拐到了,首领处理人的方法十分环保上。
森先生对他说你什么都没有看见的时候。他的回答是:首领不辞辛苦让我来到这里,我什么都没有看到是理所当然的。
当咖喱大叔对织田作说,我也能承担一部分抚养费用的时候,织田作马上拒绝了。但织田作每周都去店里吃三次咖喱,以这种照顾生意的程度,我想很多人都会觉得,接受一点抚养费也不会怎样吧。
最显著的,在织田作追踪那几位狙击手时,他给太宰打电话,第一时间想的是这种小事不应该烦劳干部,即使他手中有银之神谕。
所以在最后,他只可能亲自面对庞德。因为他不会为了自己的恩怨而麻烦其他人,也因此,织田作始终与他人保持着一种微妙的距离。

在最开始,福泽问:“你要不要跟我做交易”后,在这样一种公事公办却又是不情之请的语境下,织田作盯着地面沉默几秒,对福泽说出了一番心里话。
或许织田作觉得让他人听自己的烦恼也是一件不太正常、很麻烦的事情,而默默将之算入了交易中的一部分。
最后福泽问织田作:“你有什么想吃的吗?”在这里,或许读者和福泽本人都没有察觉到,为何能对之前似乎毫无欲望织田作,自然地问出“你想怎样”的问题。而织田作也无比自然的回答了,露出微笑说:“咖喱。”

让三无少年织田作露出微笑和欲望的福泽,或许可以算作少年人生中遇到的,将织田作当做活生生的人,询问倾听他的感受与想法的第一人。

也是他“毫无赦免世界”中射入的第一道光。

仆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 冷たい人と言われたから
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 因为被人说是冷血
爱されたいと泣いているのは 人の温もりを知ってしまったから
想要被爱而哭泣 是因为尝到了人的温暖
仆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 あなたが绮丽に笑うから
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 因为你灿烂的笑容
死ぬことばかり考えてしまうのは きっと生きる事に真面目すぎるから
尽考虑着死的事 一定是因为太过认真地活
仆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 まだあなたに出会ってなかったから
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 因为还未与你相遇
あなたのような人が生まれた 世界を少し好きになったよ
因为有像你这样的人出生 我对世界稍微有了好感
あなたのような人が生きてる 世界に少し期待するよ
因为有像你这样的人活在这个世上 我对世界稍微有了期待



——终——

评论(1)
热度(12)

© 兼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