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先我因写作而感到罪恶
后来又因曾怀抱上述念头感到罪恶
人为什么要自我折腾呢?
JUST LIVING.

po一个进度。如无意外,本月内应该能写完。

时隔很久的手写。花了一点时间选纸和笔,有种重回小学第一次创作时,既慎重又怦然心动的感觉。

写的时候突然很想听听社长叫织田“作之助(sa ku no su ke)”织田叫社长“谕吉(yu ki)”的场景。

午睡的时候做了一个梦,由于织田说了,我最喜欢钱了,万元的最好。所以在葬礼上的时候,棺木里塞满了万元大钞。这样乱七八糟的场景。

然后我就笑醒了?

评论(1)
热度(1)

© 赤兆Akaikaz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