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是“赤兆akaikazu”的那家伙。

你的血一度冷了,该再次沸腾。

每日复健0.1

一些脑洞,我又要挖坑了,债多不愁啊。片段灭文大法好。


夏洛克回忆自己在霍格奥兹后第一年回家过圣诞节时的情景。

下雪了,他和迈考罗夫特在壁炉前下棋,夏洛克跪坐在地毯上,迈考罗夫特半坐半倚在单人沙发上。壁炉中的无烟炭不时发出轻微的爆裂声,夏洛克每次听到这声音都在心中暗暗的兴奋,希望有人夹杂着飞路粉闯进来,打破平安夜无聊的沉闷。

不像其他家庭中的孩子,夏洛克一点都不在意圣诞树下的礼物,他已经猜出了其中大多数的内容,但或许只是因为他从来没有真正意义上缺少过什么。其中有一两个盒子,可能内部被施了空间延展或者什么其他的魔法,摇晃时听不到声音。但夏洛克并不着急,借用迈考罗夫特的话,耐心等待之人总是获得最大回报。

迈克罗夫特心不在焉地看着棋盘,实际上从刚才他就一直表现出对沙发罩上手工流苏穗的极大兴趣。

这局棋下的一点意思也没有。

“你在等什么?”夏洛克问。

“何出此言呢?”迈克罗夫特反问。

夏洛克盯着自己的哥哥,小心思考了一番这个问句的背后是不是又隐藏着什么陷阱,然后他说:“你不愿意同我下棋,但是你仍然留在了客厅里。平时你总是一等到晚宴结束后就把自己反锁进房间,这太反常了。沙发罩上有时钟的影子,你总不自觉地打量。以及你居然能够忍受壁炉上收音机时事新闻在那里絮絮叨叨,之前父亲睡前听广播时你一直抱怨它们完全是噪音。一切证据都表明,你在等待什么,或许是想等我睡着之后偷偷出门去见你的麻瓜同僚们。”

迈考罗夫特听着夏洛克连珠炮单一般吐出自己的推理,中肯地指出:“你忽略了另一种可能性。或许我并没有在计划什么,而只是单纯的心烦意乱。”

“可你是迈考罗夫特。”夏洛克脱口而出。

迈考罗夫特了然地眨眼,命令棋子进行王车易位。夏洛克瞪大眼睛,嚷着这不公平,你根本是在扰乱我的思路。

迈考罗夫特不说话。


评论
热度(2)

© 兼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