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是“赤兆akaikazu”的那家伙。

你的血一度冷了,该再次沸腾。

HB,M!(三)

最后他们在食堂大厅中坐下,光线从偏西南方的果林处照过来,被高高的彩花玻璃折射出灿烂的颜色。宗像抬头欣赏了一小会,忍不住对伏见说:“在联盟委派的建筑设计师中找到像这样品味不错的委实不易。你看玻璃上的花卉图案,每个都是规整的几何图形。那个用不同色彩分隔开的正十三边形,阳光刚好穿过它的正中。”

伏见没有搭话,面无表情,眼神落在宗像制服衣领处的那枚别针上。

宗像注意到伏见的视线,伸手取下那枚别针,将之推到伏见面前,大有你随便查看的意思。“你看上去对此十分感兴趣呢,伏见君。但它只是一枚别针罢了。”说完,他露出一个抱歉的微笑,对条凳另一边的人示意着站起身来。伏见看样子想要跟上去,宗像压住他的肩膀摇摇头:“不用麻烦了。现在快到饭店,伏见君帮忙看位置吧。”

宗像用他的身份去买饭,端着餐盘,随着人群走向取食的窗口。晚餐是两菜一汤的定食,菜品目前根据星球上的农场试耕产量还没有很多花样。他盛了两碗味增,想到伏见要求肉食,在土豆泥、爆椒洋葱鸡蛋和匈牙利红烩牛肉中选择了后者。

令宗像惊讶的是,伏见吃的很少,几乎只寥寥动了筷子就搁下了,倒是喝完了双份的餐后牛奶,连带着宗像那份。

“给你吧。”伏见咬着吸管有点含糊地说,“太多了。”

宗像看了看他餐盘中的分量,叹口气,动手将米饭匀到自己这边,“最起码把蔬菜吃完。”

伏见摇摇头,但抵不住宗像的坚持。他抄起筷子夹起那几根菜叶送入嘴中,一秒钟都没有停留地咽了下去。甚至都没咀嚼几下,只是闭着眼睛往下干噎。

伏见哽了一下,硬是吞了下去,呛得眼角都泛红。宗像把味增汤推到他手边,他没有接过来,粗声粗气地说:“满意了吗?”

宗像一愣,有些尴尬。

“伏见君。你没有必要……”

伏见打断了宗像的话,问道:“我可以走了吗?”

宗像有点纳闷的点头,伏见将两个压扁的牛奶包装塞进垃圾分化通道的扁平入口。回头的时候看上去镇定多了,他笑一下:“谢谢你,老师。”

就在伏见准备走出食堂门口时,大厅中传来一阵推推搡搡的吵闹声,紧接着是金属跌落到地面上的撞击声。伏见转过身,发现宗像被一位头发花白了一半的中年男子拽住了前襟。那位男子虽然没有宗像那么高大,但气势汹汹,一副要豁出去拼命的样子。餐盘则滑落在距离两人稍远的位置,气味诡谲的红酒牛肉酱汁在白色地砖上划出一道飞溅的痕迹。

“在御柱塔区域的接触战是不是你亲自指挥的?在那种局势下,你居然还敢下达从敌方正对面冲击的命令。”男子说,“回答我。宗像礼司中校!”

“那一役我们至少折损了两万人!”远处的人群缓缓聚拢在一起,有些父母拉着自己的孩子快步离开。

“当天夜里我们总共牺牲了二十万士兵,如果御柱塔区域不能守住,损失会进一步扩散。”宗像退后一步,轻声说。

“所以,在你眼中,那些活生生的人只是数字?而你所谓的最优决策都只是为了让那些报告更好听一些是吗?你根本没有想过那些上前线的士兵们也有等待他们回家的亲人。”

宗像听着男子的质问,取下眼镜,从口袋里掏出一块蓝布,慢吞吞地擦拭起来。等他重新带好眼镜,注视着对面涨红了脸的男子时,他说:“盐津少将。我很遗憾……”

他的话音又一次被打断了,伏见隔开了盐津先生又一次想拽住宗像衣领的手。“抱歉。”他漫不经心地从口袋里掏出宗像的别针,“差一点就忘记还给你了。介于还有还有十分钟夜课就要开始了,擅自离岗算是重大教学事故。”他看了一眼宗像,宗像这才反应过来,开始往门口走。

盐津差一点没跳起来,想要追上去。但伏见把他往后推得趔趄了一下,他不得不恼怒地盯住伏见。

伏见从制服的内袋中掏出一封信,递给了盐津。

“伏见猿比古,京都六木町第四旅突击队。凑兄弟让我把这封信转交给你。”

——tbc——

这个故事越来越无聊了。

评论
热度(6)

© 兼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