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先我因写作而感到罪恶
后来又因曾怀抱上述念头感到罪恶
人为什么要自我折腾呢?
JUST LIVING.

【文野】有关“织田作为什么要加入港黑”的猜想

困惑我很久的问题的答案

卷三中提到织田作之前一直从事杀/手工作。卷二中他成为了港黑的最下层成员。从文中倒叙可以推测出,织田作遇见夏目漱石老师,有了写小说的愿望,并决心不再杀/人,这段经历发生的时间应该是在卷二至卷三之间。

我和友人最想不通的一点就是,为什么非得加入港黑不可呢?

应该不是织田作本身能力的问题,因为织田作在港黑中也处于一种很尴尬的位置,由于不能杀/人所以总是做一些奇奇怪怪的活。所以类似于“只能胜任同杀手有关的工作,所以加入了黑/手/党性质的组织”的理由是不成立的。

港黑当初愿意让织田作加入也是很奇怪的一点,因为做这一行不能杀/人几乎就相当于笑话了。

不排除织田作原本杀/手工作的地方就是港黑旗下的可能性,但是在织田作决心不杀人之后,相当于失去使用价值的员工,即使不想放人,直接处理掉也是很好的选择。但是港黑并没有选择这样做。

那么这里就要说到卷二这个悲剧故事的推动,其中织田作是必不可少的一环。在鸥外先生获得“异能开业许可证”的局,需要由mimic、坂口、织田作三方来完成。

我认为港黑留下织田作的目的就是为此。

另外,原作中有着这样的句子:

之后我想到孩子们的事情。等到孩子们各自独立、不再需要外界支援后,我打算离开黑/手/党。虽然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但那样一天应该是会到来的。孩子们或成为白领、或成为技工、或成为球类选手。最年长的孩子的梦想好像是像我一样加入黑/手/党,唯独这件事让我有些苦恼。不过也是有办法说服的吧。然后到了那个时候我也终于可以扔下枪,坐在能看到海的房间的桌前,开始写小说了吧。

从中可以提取的关键点:

1、织田作打算离开港黑,在孩子们都独立之后。

2、织田作并不希望孩子们加入黑/手/党。

由2、可知,织田作在个人情感上并不认可港黑,加入港黑的动机显然不是“喜欢”一类的理由。

而织田作这样的违心之举,放在他这样的人身上,起初的动机就显得很可疑。

由1、可知,织田作是打算离开港黑的,他认为好的时间是在孩子们都独立之后。这个原因很值得推敲,为什么“孩子们”同“港黑”之间有了联系。我认为放在这里讲,定是有所逻辑上的意义,织田作在规划未来的时候将这个作为很重要的原因在考虑。

显然收养孩子们织田作需要大量且稳定的经济来源,但上文也论述过,这样的经济来源并不是只有港黑一种选择。而正常人在这时候会选择港黑这样的组织吗,在收养了孩子的时候,还做着这样高危的工作?

我觉得只要有第二种选择,织田作就不会选择港黑。

所以,织田作加入港黑,完全就是在没有另一种选择的情况下,也就是说“走投无路”的情况。

这里还有一个证据,就是织田作收养的是“龙头战争中失去父母的孤儿”。

龙头战/争——那是发生在两年前、包括港口黑/手/党在内的数个黑/社/会组织之间的大规模斗/争。以某个异能者的死为契机,围绕着失去所有者的五千亿黑/钱,关东地区的黑社会展开了一场流血与杀/戮之宴。其结果是大部分不/法/武/装/组/织都遭受了近乎毁灭性的打击。

我也参加了那次战/争。当时平均在街上走十分钟就会遭遇一次袭/击,在腥风血雨的争斗中,唯有不计其数的尸/骸堆积成山。

的确,我跟太宰两人都满身臭气,因为那时我们刚刚结束了任务回来。在油和铁锈和血/液混合而成的恶臭熏陶之下,鼻子早就放弃向大脑传送信号了。
那时正好是龙头战/争最激烈的时期,没有一个夜晚听不到街上的枪/战声,也没有一条下水道的水里不掺着鲜/血。到处都堆积着黑/道/中/人的亡/骸。军/警别说来阻止战/争,好像连清/理/现/场都不够人手。

从文中看不出织田作加入港黑的契机是否是由于龙/头/战/争,但是可以知道那时他已经加入港黑并与太宰熟识一同参与任务了。(具体有关龙头战/争,我的情报只到小说卷三,有什么新的线索还请大家告知。)

我在这里有一个大胆的推论,我觉得织田作很可能是为了救孩子们才加入的港黑。

卷二中写到:

若是我不出手相助,恐怕早已经死掉了。

织田作大概是为了让孩子们免于死亡,为了不违背自己的信念,从而同港黑达成了某种约定,顺便就加入黑手党了(如果加入也算在约定之中的话)。从卷二的描写中,织田作应该是极力避免任何人在自己面前受伤或者死亡。比如帮芥川挡子弹。太宰在织田作面前杀人之后,还特意向织田作道歉了。

这也就完美的形成了鸥外所需要的一切条件,让卷二事件得到顺利的展开,毕竟如果没有孩子们这一关键,织田作就不可能放弃生命去解决纪德。

所以说织田作最开始就身在局中啊。

——the end——

 @光子银河 最近重读卷二的一点读后感,初君认为这个推测合理吗?

评论(1)
热度(4)

© 赤兆Akaikaz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