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先我因写作而感到罪恶
后来又因曾怀抱上述念头感到罪恶
人为什么要自我折腾呢?
JUST LIVING.

【儒道】宿舍纪事

《即无》设定,段子,随想

不知道有没有二

宿舍纪事(一)

颜域空端着搪瓷杯在寝室里踱步,另一只手把要背的书扣在大腿上。他在背书,嘴里含着水咕哝一些令人摸不着头脑的含混字句。

刚刚归国不到半年的颜域空,大学集体生活是第一次,他适应的不错。就是低估了晚自习可能带来的精神、身体双重消耗以及集体生活中可能出现的群体效应。以致于应对措施有些不足。

他捱了一口杯中的黑芝麻糊,是华玉青学长十几分钟前友情提供的。这几个月来他的杯子里泡过许多奇奇怪怪的东西,频率最高的是咖啡,各种各样从小卖部或者社团中得到的散装牌子。他并不是很清楚,多数情况下是韩守律学长这个没有咖啡晚上就过不下去的人冲了一开水壶。顺便也给他们倒上一些。学法律的好像都对咖啡上瘾,于是学中医的华玉青学长看不下去,今天扔给了寝室里一人一包芝麻糊。他语重心长的说,晚上熬夜生理需求是很正常的,但是最好还是选择对肠胃没什么负担的东西为好。

颜域空又往杯子里添了点水,黏附在杯壁上的芝麻糊被摇晃的水面带下来。他盯着水若有所思,又把书翻过一页,快背完了,红色的标记让他精神一振。他又开始踱起步来,寝室不大,十步就可以走一趟。他忍不住想起他在D国住宿学校内的舍友,每当他这样背书时,对方总会压低声音半真半假抱怨:“你一直转来转去不晕吗?”从这个角度来说,他是真心感激,宿舍里其他三位年长一岁的学长包容他这些小毛病。因为这样确实有些干扰注意力,这时他经过墨杉旁边。戴着耳机正在埋头制图的墨杉突然扬头说了一句,我饿了。

颜域空不置可否,毕竟他也饿,晚上在食堂吃的两份盖饭似乎变成空气在胃里蒸发了。所以他刚刚才一直猛灌热水。

然而墨杉提了一句之后就没了后文,月末了,大家似乎连买包泡面的余钱都没有了。颜域空叹一口气,他背完书了,开始坐到桌前写日记。窗外似乎在滴雨,要下不下的,闷热带着潮气。他把纱窗开大一些,窗框摩擦发出嘎吱一生。窗框上用红绳系着一只风铃,黄铜制的,风吹过时,带着底下坠着的那枚古旧铜钱轻微晃动了一下,碰在黄铜壁上,但却并未发出声音。

泡面是一个颜域空迅速喜欢上的东西。也是他回国后第一次买的算作垃圾食品的东西,他也用这个东西迅速同宿舍里另三位高他一届的学长们形成了革命友谊。

学校宿舍是不允许私自使用家电的,这一点似乎不论哪都差不多。半夜十二点吃面的那次也是颜域空第一次明目张胆违反(法)校(乱)规(纪),全程都提心吊胆,并感到一种杂混着罪恶感的快意。

他那次吃的太快而烫到了舌头,韩守律负责剩下的汤水。由于华玉青的建议,他们加了许多的水,以便冲淡那些严重超标的调味料。颜域空看着他淡定的就锅喝,突然觉得明早的晨练得加量。他和墨杉收拾了包装袋、面锅和电磁炉。华玉青谨慎的开窗开门通风换气。最后大家都困到模糊,打着调料味的嗝,倒在床上连晚安都没说。

而现在颜域空看着杯中袅袅上升的水汽,心里突然涌上一丝缱倦,有点疲惫但又有些无理由的开心。

-end-

评论
热度(23)

© 赤兆Akaikaz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