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先我因写作而感到罪恶
后来又因曾怀抱上述念头感到罪恶
人为什么要自我折腾呢?
JUST LIVING.

【颜方】朝圣者

越忙越累越睡不好是什么原理

重新改了一下标题


01

一条正在进港的巨轮,人群围在港口叽叽喳喳的看热闹,大家仍还记得她出航时的气派,准备迎接家人或者朋友的归来。

海水在阳光的映照下呈现出瑰丽的反光,巨轮切割开红色的海面。

人们静默下来,纷纷往后退却。

船上遭到强盗的洗劫,船舱中尤传来用战诗词打斗的声音,最后随着一道极细的金光落到船上,天变黑了,所有的声音也消失了。

船转向离港。


02

在沿海城市流传着一个传说,幽灵船会趁着明月皎洁的晚上在岸口停泊掠夺村庄。

颜域空大概就是这个时候遇上那条幽灵船的。

他没怎么犹豫,冲进船舱就开始干架。

月光隐约将事物叠上柔光及重影,他看不太真切。他正面对多人夹攻,依稀可以在其中辨认出计知白的样子,柳山大魔王安稳的坐镇后方,还有更黑暗的地方隐藏着什么更为恐怖的东西。

他受伤了,战略性的向后退去,利用船内的地形开始同他们捉迷藏,或者可称之为游击战。

不知绕了多少圈,他误打误撞摸进一个房间,大概是控制室,巨大的机械裹挟着浓浓的机油味,手扶上一扇封死的窗,随即就被敲晕过去。

他不知过了多久,反正朦胧之中有人低头查看他的伤势,垂下来的发丝蹭在他胸口上,有些发痒。

在他睡过去,醒过来之间,那个人一直安静的坐在他旁边。看到颜域空醒了,略微露出一个介于抱歉和困惑之间的表情。他们离的很近,这次颜域空看清楚了,是一个少年人。

这位少年有些笨拙的向他做着手势,告诉他外面很危险不要出去。

而颜域空心里只想着一个问题,胃部火烧似的饿意减轻了许多,你是不是在我昏过去期间嘴对嘴喂过我了。


03

控制室成为了颜域空的安全屋。他每天以这个屋子为中间出去探险一圈,没过多久便将船上的情况摸得七七八八。

同时他与少年的患难之情迅速的发展起来。颜域空已经成功的唤醒了少年很久未曾使用的语言系统,少年在尝试几天之后重新找回了发音能力。

于是颜域空知道了少年的名字叫做方运,是曾经船长的儿子。

颜域空跟着老师走过不少地方,方运也随船到过许多异国他乡,他们很聊得来,且意外的不会冷场。有一次方运问颜域空有没有去过济县,那是他的家乡,那里有一条河,他很喜欢坐在河边,看水波一层一层的荡过来。

方运说到一层一层的时候拉长声音,带上点南方人的柔软口音,颜域空拼命思考,然而记忆中却只能出现一层层牌坊叠成的曲线,他似乎被老师用平步青云带着从空中略过那里,只是一瞬。

颜域空说:“我们去外面看看月亮吧。”

方运看了眼窗,说:“今天没有月亮。”

又说:“从小我就在船上长大,爸爸从来不让我靠近控制舱。”

没想到我最终还是进来了,并且就再也没出去过。


04

方运对柳山一行人的话题不置一词,话题一转到这里就会瞬间僵死,他眼神里闪过复杂的光,让颜域空不忍心使用强制手段。几次尝试未果之后,颜域空只好暂时不去越过他的这条界限。

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一天夜里,方运突然说:“你可以走了。”

颜域空一滞,感觉心中最隐秘的那层焦虑被突然戳破。

方运手抚上巨大的机械,月光从他身后的窗里映射进来,他的脸隐藏在阴影中。

颜域空说:“你怎么办?”

方运走过来,他又重新变得像之前那样沉默了,在颜域空的手心里画路线图。颜域空忍住那股异样的感觉没有将手抽回来,他想,我早就知道离开的路了。

等方运画完,做几个手势,说今天时机正好,你赶快走吧。

颜域空没动,说:“你为什么不走?”


你为什么不跟我一起走?


方运摇摇头,直接将颜域空推出门外。


05

幽灵船的传说消失了,人们说南圣和他弟子为民除害,腐朽且万恶的黑暗势力终于泯灭于正义之下。


只有颜域空知道,他和老师除掉宗圣在海上柳山这里的布局固然是皆大欢喜。只是最后当他顺着熟悉的路去寻方运时,却在甲板上看到那个身影。

海风很凉爽,月亮很明亮。

方运笑的也很好看。他说:“我已经很久没见过月色了。”

颜域空其实已经有点认不出他,只是方运说话里那一股子劲味还是没变。

方运在月光下,时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正在流逝。

他一瞬间明白了,那个控制舱的作用,以及这一切的由来。

“碧血丹青?”

“对。”

“那你还出来干什么?”他有点想打方运一顿,再抽之前提议一起走的那个自己两耳光,最后还是没有做,只是使劲的拥抱住方运。

方运伸手扶住颜域空的脸,他们贴近的就像初见的那个晚上,惊心动魄,一往情深。

“逆天之事,终不可长久。”方运轻轻说,“我还记得你那天给我念的那首诗,能不能再给我念一次?”

最后一句话轻的仿佛耳语:“今天晚上的景色,好像我在梦里见到的,家乡的那条河,一层一层的。”

于是颜域空也凑近方运耳边,悄声念起诗来,方运的重量一点点压上来,他的声音也一点点小下去。

怕惊动了这场美梦。


06

当你老了,头发花白,睡意沉沉

倦坐在炉边,取下这本书来

慢慢读着,追梦当年的眼神

你那柔美的神采与深幽的晕影

多少人爱过你昙花一现的身影

爱过你的美貌,以虚伪或真情

惟独一人曾爱你那朝圣者的心

爱你哀戚的脸上岁月的留痕

在炉罩边低眉弯腰

忧戚沉思,喃喃而语

爱情是怎样逝去,又怎样步上群山

怎样在繁星之间藏住了脸。


END


记昨日午睡时的一个梦。

谢谢留言的各位www

评论
热度(29)

© 赤兆Akaikaz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