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先我因写作而感到罪恶
后来又因曾怀抱上述念头感到罪恶
人为什么要自我折腾呢?
JUST LIVING.

《侦探社成立密语》+《有梦就去追》的一点感想

今天终于去看了文野小说的卷三。
本来以为自己已经成功跳离了文野这个巨坑,没想到还是被初君 @光子银河 的新文一下子拽了回来。
然后,卷三中的织田作实在是太可爱了。
作为一个织田厨实在是……把持不住。


卷三中印证了我在卷二中对于织田作的一点印象,如同白纸一般单纯,想要印染出什么就可以印染出什么。
一开始织田作的世界观就是如此:

“这个世界不存在赦免,有的只是报复,对背叛者的报复。”


福泽对他的描述是:


“泛着红色的短发,茶褐色的眼珠空虚得惊人,完全没有流露出任何感情。”

“大部分厉害的杀手都把人类当成虫子,他们看人的眼神轻蔑而冰冷,没有丝毫慈悲心。然而这个少年的眼神不同。他的眼睛甚至连冰冷都没有,根本就不存在温度,一片虚无。别说慈悲和温柔了,连憎恨诅咒杀人快感都没有。只有放弃了希望与绝望,从人生中所有的感情走下来的人类才有这样的表情。”


完全就是个三无少年啊,织田。【吐槽一下自己,这么多年过去了,居然好的还是这一口。


造成这样的原因有两种可能,第一种是织田作从小生活的环境就是如此,没有什么机会能够让他发展出正常的情感,他只被教导或者开发了“作为杀手”的能力。第二种就是织田作曾经也是个正常的孩子,但是由于一些【谁也不知道的】原因,他抛弃了曾经的一切。


这两种推论,我比较倾向于前者。


毕竟福泽说:

“他之所以成为杀手,大概只是因为没有别的事可做吧。”


所以,在小说卷二中夏目先生才会留下那样的便条“可不要后悔啊。”之前我一直以为是说,如果最后的结局不符合你的想象,可不要后悔看了最终卷。现在我才明白,夏目先生给织田作指了一条新的路,重新向他展示了人生还可以有其他的意义。将织田作从“没有任何感情”的天上拽了下来,让织田作拥有了心,从此人间的百般滋味就要轮番尝过。这条路不可谓不是艰辛的,有时会令人疲惫到觉得还不如一开始就不知道呢,所以夏目先生才说不要后悔,才说你就只看书的上中两卷自我满足就好。


对于人生没有任何期待,没有心,对于周遭事物没有寄托任何情感的织田是最强的,不会有任何破绽。没有人能够左右他,没有人能够操纵他,没有人能够动摇他。


“想要有一天在能望见海的房间,坐在桌前,成为小说家。”对未来拥有期许的织田作就在那一瞬间有了致命的弱点。


如果织田作不想成为小说家,那么就不会想要通过“不再杀人”来取得成为小说家的资格;不去坚持“不去杀人”的信条,就不会被拿捏住这个弱点,孩子们就不会因此而死;如果不去坚持这个信条,即使孩子们去世了,那么也能采取其他方式复仇,不会当场就去赴约;如果不去赴约的话,织田作现在就还活着。

说到底,人拥有理想,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情,也是一件非常不幸的事情。一切的幸福和痛苦,都从此中繁衍开来,就是如此残酷而又美丽的事实。


这也是为何太宰会在卷一中说道:

“认为某处存在着正确而理想的世界——会这样思考的人,就会憎恨无法如愿以偿的世界,去伤害他人。‘苍王’便是如此。而因贯彻理想和正义受到伤害的,则总是身旁那些弱小的人。”

“追寻正义的话语是一柄利刃。它会去伤害弱者,却并不能保护或拯救谁。”“若是你继续像这样去追求理想、排除阻碍理想之物,恐怕早晚有一天‘苍王’的火焰也会寄宿于你,之后将你身边的一切全部燃尽吧。我已经——看过很多那样的人了。”


这样的两难困境,真的就仿佛围城一般,是非常哲学的命题了。


而像我这样的一般人,也只能做出一般的决定,想那么多做什么——有梦就去追啊!


大概在看到初君的新文之后就是这样一种非常爽快的感受了。


说实在话,我本人很害怕阅读日本文学。
行文给人失重感,轻飘飘的,却又在不经意的时候套牢读者的情绪。蕴藏与平淡表面之下的辉煌,一瞬间炸裂开来,让人陷入无论如何也找不出解的怪圈,永远彷徨。
致郁,会一下让我难受消沉好久。


这一部分也是我个人喜欢初君的这篇的理由,真是一冲直下,水到渠成的剧情呢。
从一开始的织田作决定开始成为小说家,展开旅行,没钱了,开始工作,同社长一起进行委托任务,于是非常顺其自然的恋爱并且在一起了——这样令人神清气爽、心旷神怡的故事。
我很喜欢这个故事,相当的幸福,令人羡慕,这样的可能性。


“我一直是独自完成杀手的工作。”少年道,“既不想要同伴也不想要上司。但是像你这么厉害的武术高手,也会有不惜违背原则想拯救的人——你的部下真的很幸福。我有一点,羡慕。”


这样羡慕的遗憾,已经,经由初君的手弥补了。


最后借用一句非常老套的话完成这篇表白,“能够遇到初君,实在是太好了。”

评论(3)
热度(7)

© 赤兆Akaikaz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