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先我因写作而感到罪恶
后来又因曾怀抱上述念头感到罪恶
人为什么要自我折腾呢?
JUST LIVING.

【儒道/AU】何之

第一章(上)

尝试着写个严肃正剧向的文。

但主要目的还是颜方谈谈恋爱啥的。


01

颜域空站在便利店里,望向窗外。已经是深夜,即使是圣诞节,也不能阻止乡愁在远在异国他乡的游子胸腔中蔓延。

他深吐一口气,看着积雪慢慢从店前圣诞树上滑落,发出沉闷的声响。

一切都如此恰如其分。包括他的衣服的配色,标准的圣诞色,白衬衣、暗绿色开襟毛衣、黑色呢大衣还系了条暗红围巾。

“Herr.”他回过头,收银员举着他要求加热的罐装牛奶,“Milch.”

“danken.”礼貌的道谢,他握着罐子暖手。

电话铃声就是在此刻响起的。

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个来自中国的座机号码,他犹豫片刻,还是接听了。

外面的雪仍旧在下,他习惯性的去揉太阳穴,手上还带着丝丝温热。

“好。”经过长久的倾听与沉默,他终于回答,挂断了电话。

他将手揣回大衣口袋,迈进那雪中。

 

02

“颜域空,你有没有觉得这寝室不对劲。”睡在他隔壁铺的同学今天第二次问他这个问题。“明明才三月,怎么这么热?”

颜域空在模模糊糊中眯起眼,望着天花板上的吊灯。

“哪有。睡不着?”他刚从国外回来,时差还没完全倒过来,可能还有点水土不服。这会有点倦,嗓音里晕开一片朦胧。

“睡不着。”隔壁的那位回答。颜域空今天刚刚在文院完成大学新生报到,跟同寝室也不熟,还不知道该如何称呼。

“闭上眼睛。”颜域空说,“数会羊就睡了。”

宿舍是惯常的八人宿舍,上铺是床,下铺是书桌的那种。不过还没开学,目前只住进来两个人。颜域空的床位靠窗,他坐起身,伸手去捞床头挂着的外套。从外套口袋里摸出个便签本,隔壁的同学带上了眼罩。

颜域空索性在纸上鬼画符起来,“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他写到。

将纸沿边撕下,他撑了下床架借力一跃,用纸触到吊灯灯管时突然松手。顺势轻轻落地,抄起自己书桌上的水杯。那纸变作一团蓝光附上灯管,好像打出了一个暴击效果似的,灯管如同停电的瞬间一样,发出了电流的噼啪声,一团疑似火星的东西从中掉落下来。颜域空眼疾手快的用水杯将之接住,并盖上了杯盖。

一切都恢复了正常,他轻手轻脚的回床。隔壁那位翻了个身,搂过被子,轻声咕哝:“你是不是开了窗?谢谢了啊。”

在颜域空睡过去之前,他想,大概是之前这个宿舍里,哪个不知情但又拥有才气的同学导致的吧。

 

03

他做了一个梦,梦到一个叫做圣元的大陆。

圣元大陆同现在的世界几乎毫无差别,除了时间线是在古代之外。就好像在上历史课一样,他想。

梦里的时间线过的飞快,一会就元明清民共和国的到了现代。他在梦里的战火中反应了好久,才发现听到的声音不是梦。就像潜泳的人浮上水面,他睁开眼,发现隔壁的那位手机闹铃响了。他伸出手,努力越过两张床之间的空隙,帮这位仍没有醒的室友关上闹钟。

颜域空进卫生间之前还带着点迷茫的想,真的有人用国歌做闹钟铃声啊。

今天要去处理一下昨天收到的那一小团才气残余。

 

04

颜域空,C9大学哲学系一年级新生,还年纪轻轻就获得了文院颁发【读书人】资格认证,能够在国内自由使用才气。

但其实也没什么好值得炫耀的,世界几十亿人口,其中拥有才气的不足十万人,能够一步一步提升自己能力大概维持在万人左右。而国内,在文院内登记在案的,满打满算,千人左右。在经历了唐、宋的诗词巅峰,随着科技进步,人们日常有几乎无所不能的互联网,才气的作用被抑制到了有限的范围,已经不作为第一生产力了。大家的生活不需要依赖才气支撑,读书人自然再也不是镀金的代名词。

因此,“读书人”这一职业已经成为了极少数人才知晓的冷门圈子,隶属文院,平常处理滥用才气、灵物伤人等等,惹出干扰社会正常运转,这类琐碎的麻烦。同之前文人抗击妖蛮的伟大救国壮举相比相差甚远,不值一提。

这也是进士·颜域空·海归,仍要像普通人一样上大学的缘故。其实他本来打算国外高中大学一口气念完,但是随着十几年前某个推特治国的总统上台之后,要变天的趋势日渐明显,加之他念书的D国最近实在是内忧外乱的不成样子,所以他才被家族一个电话召回国内。

而在这个罕见无霾的好天气里,颜域空拿着他的水杯和报告来到了行政楼三楼尽头的办公室门口。

门上有个带着本校校徽水印的玻璃牌,上书“特别行政兼心理咨询办公室”。如果有高年级的同学在场,可能会知道,这个门是常年紧闭无人的。

颜域空挺有节奏的敲了敲玻璃牌,玻璃牌慢慢显现成液晶板的感觉,上面呈现了一个二维码。真是与时俱进,颜域空想。摸出手机,登入个红色篆书图标的APP,扫了码。行政楼这边WiFi似乎比寝室那边好,加载几秒就跳转出个新页面。

“您好,颜域空。请刷卡进入。”

颜域空愣了一下,想了一会这里的卡是指什么。业务不熟练啊。好像自己报道登记领学生证的时候,是要求出示文院的读书人资格的,所以是指学生证吧。他试着把学生证插入门把手上的读卡处,伴随着咔的一声,手机上显示:“C9分院欢迎您。”

他推开门走进去。

 

05

办公室挺大,一厅两室。左右两扇窗对开,过堂风吹着甚是凉爽。只是,颜域空绕着屋子走了一圈,饶有兴趣的想,吞海贝里是怎么做到有日光和风的。

大厅布置简单,墙面雪白。一张大桌子,中间放着投影仪,几张靠椅。正对门两扇房间门,左边是主任办公室,右边是茶水间。

现在左边那间屋子中正好传来巨大的响动,像是有人掀桌,还伴随着一声咆哮:

“李文鹰!没想到你竟是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过了一会,一个略低的声音说:“急个甚,让我再好好研究研究。”

“大爷。服你了,过会还要开会,你再研究研究,是想把东西借走不还吗?”

“我是那种人么。”

“呵呵。李文鹰,你还好意思说。陋室铭那次,黄粱一梦那次,你次次坑我,我又不是傻的。”

“别闹。”说着竟是用文胆之力把人从办公室里推了出来。

周主任看着已经反锁上的门,一脸悲愤,开始叫门。

“李文鹰!你有本事抢玉印,你本事开门啊!”

颜域空有点尴尬的站在旁边,觉得事情和自己的想象有出入。文院的老师,恩,怎么说呢,居然如此魔性,还自带迷之鬼畜属性。

 

06

“周主任早上好。”但是颜域空是什么人,他还是带着万年不变扑克脸,非常礼貌得体的打了招呼。

周主任看到他,有点尴尬的摸摸鼻子。朝屋里吼一声:“李老师,有正事。”然后朝颜域空点点头:“小颜,从国外回来啦,还适应吗?”

“多谢老师关心。我挺好的。”颜域空把保温水杯放到桌子上,把早上写好的报告交给周主任,“昨天晚上在宿舍里解除了个异象。”

“那还真是奇怪。”周主任专心看报告,“可能只是某个不知情的文人无意间引动了天地元气。”

说话间,李文鹰便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李老师好。”颜域空问好。

李文鹰微微颌首,把一块细长的椭圆形物什递给了周主任,“还你。”周主任接过来,颜域空终于看清楚了让两位老师争的不可开交的东西,是块玉石,还带着一丝才气。而且经过打磨刻字,显得更为纯粹,是枚玉印。不过,看周主任的态度,他不易觉察的把视线瞥到一边,没有多问。

“要找到是谁引发的异象似乎有点困难啊。”周主任查了一会档案,面有难色的说。“全校的人那么多。”

“缩小范围。现在还没完全开学。”李文鹰说,“上学期结束全校大检的时候还没有。只可能是放假期间出入学校的人。教学楼有门禁,观光客进不去,其他人也不可能没有记录。”

“就算这样海量搜索也蛮费时间的。你不要加大我的工作量。”

李文鹰想了想,说:“也好。先上交刑殿保存着,等找到谁再作为证物调出来。”这边周主任马不停蹄的立档案,筛选人群。那边李文鹰和颜域空慎重的围站住保温杯,颜域空手握住杯盖,李文鹰手里拿着和颜域空同款的便签纸和自来水毛笔。

“我昨天是趁着它被打懵才能暂时收住它。是从电灯丝里出来的,得用跟水或者沙相关的诗词。”颜域空说,“我数到三。”

“三、二、一。”颜域空迅速的开了盖,然后跳到一边。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李文鹰扬手就是一首入四境的诗。

火舌从保温杯里窜了出来,猛地炸成一朵烟花,大部分被《易水歌》的异象压制住,但还是有些细小的余焰冲出重围,朝着一旁的周主任袭去。

“小心。”颜域空喊。

但余焰到周主任的近处,像是被无形的屏障反弹回去。李文鹰操纵刺客的异象,将火苗聚拢在一起,放到刑殿的证物瓶中,用才气唤醒杯盖上的封印。在标签上用黑笔仔细注释好日期、项目、负责人。

颜域空放松下来,喃喃的说“这是三昧真火啊。”

“你的保温杯装了一晚上,居然没炸,真是幸运。”李文鹰接话。

颜域空摇摇头,“不会的。杯子里面装的是弱水。”

“是吗?欸,周主任。方运给你的文宝能挡住三昧真火的余焰。”李文鹰说。

周主任皱着眉从怀里掏出来那枚印章,用手摩挲了一下印面那个“安”字的白文,说:“不是文宝。我只是去他店里转转,偶然看到他在篆刻。他说喜欢的话可以白送我一个,我随便从他的那堆石头里拿的。”

“方运是谁?”颜域空把玩着手机,若有所思,“文院文榜中没有这个名字。”

“没有才正常。”李文鹰说。

周主任从桌子下方抽屉中拿出一张C9大学的地图,在桌面上铺开,指着南门附近的一处说,“三味书屋。他是当家的。”

“文院指定文房四宝补给处,运气好的话圣页也有卖。”李文鹰冲他眨眨眼,“当然也做普通人的生意。报上文院读书人资格证编号买书打九折。”

颜域空看了看地图上的方位,C9是国内最好的大学,背山面水风水极好。而能在这寸土寸金的公家地方开书店的人,自然是个很厉害的人。

“我想起来了。”颜域空望着天放空了好一会才说。

回国之后,讨论到深夜的家族会议中,他第一个听到的同辈读书人的名字。

方运。


-tbc-

注:01中的德文为有道词典翻译,我并不会德语,欢迎纠错。


下章方运强势出场。

看看能不能在暑假里写完。

迫切的希望有人能跟我讨论剧情。。。

评论(13)
热度(35)

© 赤兆Akaikazu | Powered by LOFTER